特码开奖结果|2019特码统计器
掃描關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當前位置: 首頁 >> 水文化 >> 水之韻
情灑老區光明事業
——銅鼓電站建設點滴回憶
發布時間:2018-08-14 09:23:11來源:江西水文化雜志編輯部作者:劉彰顯

槍林彈雨中走出來的指揮者

一九六九年,中共銅鼓縣委作出興建我縣大塅、塔下電站的重大決策。以民兵建制的形式,從全縣各鄉村抽調一批青年組建水電建設隊伍,總人數約一千余人,稱水電戰士,我也有幸成為其中一員。隊伍實行軍事化管理,編成2個常備營。一營營長余揚金、教導員邱建華;二營營長張克剛、副營長周世平、教導員黃傳先。指揮部領導小組組長孫萬龍、副組長劉維臣、工程總指揮戴志明。總工程師由宜春地區水電局設計院委派的章屏昆同志擔任,工程師為戴志明同志。我本人所處建制單位二營常備七連一排,連長李敦成、指導員李余倫、政治宣傳員黃眉聲(知青)、排長徐云章。這些革命老前輩多為部隊轉業軍人,參加過解放戰爭和抗美援朝,經受過槍林彈雨的戰火洗禮。他們為人正直,平易近人,兩袖清風,領導有方,是在毛澤東思想哺育下成長起來的好干部,是人們心中最崇敬的人,也是值得當今社會人們學習的榜樣。在他們的帶領和感召下,戰士們士氣高昂,干勁十足。

當時,各營以連為單位施工作業,一營擔負大塅工地一期工程,二營擔負塔下進水閘和部分渠道的開挖工作,不到半年時間,一營就修通了十多公里的施工道路,貫通了全長幾百米的引水隧道;二營完成了鶴孔至塔下十多公里的公路改造,以及進水閘和部分渠道的開挖工程,提前完成了指揮部下達的各項施工任務。——

1970年的夏天,雨季過后,指揮部又向全工地各施工單位發出號召,開展勞動大競賽,連隊與連隊之間結成對子,敲鑼打鼓互送挑戰書和應戰書,場面十分熱鬧,勞動氛圍非常濃厚。通過這種形式,更加激發了水電戰士的勞動熱情,成效顯著。

同年秋季,同時修建塔下電站攔河大壩和進水閘澆灌以及排洪道等工程。工程分四部分,構筑大壩攔河圍堰、開挖大壩及排洪道基腳,漿砌塊石、澆筑鋼筋混凝土。這些任務全部交給各個常備連承擔,按正常天氣,這個時候應是多晴少雨的季節,但是老天爺任性,在大壩修建過程中總是陰雨綿綿。我記得圍堰快要合龍的那天,雨下得特別大,河水迅速上漲。眼看圍堰就要被水沖垮,剛剛澆灌的混凝土就要泡湯。指揮部接到工地報告,迅速趕到施工現場,一邊察看洪情,一邊指揮抗洪戰斗。指揮部很快研究出一套抗洪方案,將圍堰加寬加高。此時洪水越來越兇猛。正在圍堰下的抗洪人員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哪里有險情哪里就有共產黨員的身影出現,在這危急關頭,共產黨員挺身而出。在他們的感召下,許多同志背著裝滿泥土沙石的麻袋下到齊腰深的水里,拼盡全力,將沙袋一袋接一袋堆上圍堰。在全體抗洪人員頑強拼搏下,直到第二天早晨,洪水終于退去。圍堰保住了!——_同年12月底,工程基本完工。

電站建設期間,工地用電非常關鍵。在外界電源非常緊缺的情況下,指揮部配備了一臺柴油發電機發電,并成立了一個機電班。班長為李國慶同志。他們負責架設線路,安裝設備,很好地保障了工地用電。有時遇到施工緊張的時候,他們不分晝夜蹲守在各個施工地點,哪里發生用電故障,哪里就有他們搶修的身影,他們強烈的責任感令人欽佩。

 

 

紅旗感召下的大兵團戰士

1970年冬,塔下電站開挖引水渠道和攔河大壩兩項工程同時進行(發電廠房由浙江金華工程隊承建)。從全縣各公社臨時調集大批人馬上陣,開展大兵團作戰,渠道全長4.8公里,多為土方。指揮部將任務劃分到每個公社,-正逢天寒地凍、寒風刺骨的季節,全體參戰人員-堅持奮戰,干得熱火朝天。戰斗一開始,場面熱鬧非凡,個個精神抖擻,各種挖土工具和鋼釬、錘子的聲音交織在一起,整個工地到處紅旗飄揚。安全員手握話筒提醒大家注意安全,政治宣傳員自編自演,用快板書的形式鼓舞士氣,廣播里不時播放革命歌曲和工地戰報,表揚先進事跡和先進個人,整個場景十分壯觀。人多力量大,不到一個月,全線渠道開挖工程任務結束。接著還有渠道護坡,鋪設渠道底板,道路平整等后續工程,由兩個常備營完成。

參戰人員中也有人遇到過危險和意外。為了加快工程進度,采取了挖“神仙土”的方法。這是一種挖土的方法,在沒有挖土機的時候,用人工挖土,為了省力,只挖底下部分,使上面的土在下面挖空了后塌方,這樣就可以達到省力的目的,但是也是一種比較危險的挖土方法。紅旗公社有一位名叫薛文欽的帶隊干部被從山坡高處滾落下來的“神仙土”砸中左腳,造成骨頭斷裂。事故發生后,指揮部立即派出車輛和醫務人員,緊急將其護送至南昌骨科醫院進行救治。另有一名年輕小伙,也在一場工傷事故中造成右腿骨折。兩位因公負傷人員,由于得到及時良好的醫療救治,很快痊愈,幸無大礙。

回顧建站歷程,我們這些當代青年能為黨、為革命老區人民建電站,倍感光榮和驕傲。但也歷經了一個艱難曲折的歷程。那時條件十分艱苦,根本沒有機械化操作,只能土法上馬,全靠人力肩挑手扛,勞動強度非常之大,特殊情況下還要加班加點,遇到抗洪搶險就得頂風冒雨戰斗一個通宵。因無安全保障設施,關鍵時刻還須冒險作業。在修建塔下電站大壩的戰斗中,因缺少運輸工具,只能采用竹排從水面運輸水泥沙石,由于當時水面風大浪急,導致竹排不斷搖擺,排上三人有兩人不慎掉入水中,剩下一人見狀奮不顧身跳入水中營救戰友,由于方法不當,被溺水戰友死死抱住無法脫身,其中兩人不幸遇難,另一人幸免。因入水救人而遇難的是一位退伍軍人,名叫何光部,死時年僅二十四歲。

1972年8月的一天,年僅二十二歲的盧全仁,和戰友在架設一座跨越渠道的鋼筋水泥橋時,因三角支架突然斷裂,橋柱倒塌,砸中頭部,當場倒在地上。戰友們用電站唯一的一輛破舊井岡山牌汽車火速將其送往銅鼓縣人民醫院進行搶救。事發后,時任銅鼓縣委書記李學海和其他常委兩次到醫院看望,并囑咐醫護人員要不惜一切代價全力搶救,還特為此事派出公車專程從省城醫院請來顱腦專家會診,但因傷者傷勢過重,昏迷了七天七夜后,經全力搶救無效,最終離開了人世。另有一名戰士叫許大華,左腳被石頭砸傷,在手術治療中,一個腳趾被切除,傷口還未痊愈,自己卻主動要求提前出院,返回施工陣地。連領導得知后,勸他多休息幾天,他說:“工地任務重,我這點小傷,與那些因公失去生命的同志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充分體現了一名共產黨員的高尚情操和無私奉獻的精神。

塔下電站有食堂和辦公大樓各一棟,均為土木結構,坐落在一個山谷口的右則,地勢較低。1973年那場特大暴雨引發的山洪,像猛獸一樣順著山谷傾瀉而下,情況十分危急,眼看兩棟房屋就要被洪水浸泡,隨時都有倒塌的危險。在這緊急關頭,年輕的水電戰士奮不顧身脫下衣服光著身子一個接一個側身在地,用肉體筑成一道擋洪墻。正在此時,離搶險人員不遠處,一棵大樹被洪水連根拔起,眼看著就要直沖搶險人員而來。危急關頭,在場指揮的領導及時發現情況,大聲呼叫,受大樹威脅的戰士們才立即離開,大家幸免于難。由于領導指揮得當,經過同志們與山洪持續頑強搏斗,最終確保了兩棟樓房的安全。種種事實,使我們深刻認識到,只要有黨的領導,再大的困難也難不倒水電戰士。

大塅、塔下電站因未正式納入國家投資計劃,屬于民辦公助性質,所以資金十分緊缺,參加建設的同志們工作服、鞋等都是自備,每天10個工分,另有0.3元作為工地補助。這種微薄的收入,對那些有妻兒老小的人來說確實很難承受,在這種艱難困苦的條件下,絕大多數水電戰士憑著對一份堅定的信念,堅持到最后電站建成。

為描述當時勞動和生活的情景,戰士們編了一首順口溜:“住的茅草棚,睡的地腳鋪,吃的南瓜海帶湯,餐餐精打光。石炮隆隆聲,錘子叮當響,石頭肩上扛,報酬10分工,妻兒老小無法供。水電戰士多辛苦,天天挑沙土,一身泥漿渾身汗,臉朝黃土背朝天,寒冬酷暑熬多久。”有的戰士懷著對電站前途充滿信心,展望未來,再加上兩句“能吃苦中苦,前途必定有。”

源于上述艱苦情況,有少部分同志思想動搖開小差,原來千余人的隊伍,只剩下八九百人。指揮部將此情況向縣委作了匯報,縣委書記李學海同志和縣委常委陳尚斌以及相關部門的領導一同來到電站,召集大家開座談會。李書記首先講國際國內形勢,接著談電站建設和缺員問題。在李書記的談話中,有幾句話使我們記憶猶新,激勵很大,他說:“同志們,你們辛苦了。你們建電站是為銅鼓人民造福,你們的困難是暫時的,要安下心來,經得起考驗,不要當社會主義建設的逃兵。銅鼓的水電事業是很有發展前途的,所以你們的事業是光明的,你們的前途也是光明的。”聽了李書記的講話,大家都得到了啟發和鼓勵,思想更加堅定。

1970年秋,電站工程開始進入緊張施工階段,各公社黨政領導帶領文藝工作隊的同志,親臨工地慰問演出,帶來了慰問物品和精神食糧,給全體水電戰士送上最好的祝福和問候,受到了同志們的熱烈歡迎。

塔下電站在縣委、政府的堅強領導下,加上各級黨政領導、父老鄉親的無私援助,以及工程技術人員、全體水電戰士的共同努力,于1973年4月工程建設基本完工。但天有不測風云,同年7月24日,一場百年一遇的特大暴雨導致洪水猛漲,山體滑坡,擋洪墻被沖垮,渠道坍塌,廠房被淹,橋梁中斷,交通受阻,幾座水工建筑被摧毀。災后縣委領導趕赴現場察看災情并作出有關指示,要盡快修復水毀工程,爭取早日發電。水電戰士的堅強意志并沒有被摧毀,同志們積極響應,排除一切困難,在人手少力量薄的情況下,于1974年2月圓滿完成縣委交給的艱巨任務。

由于電站資金緊缺的原因,1975年春節過后,全體人員轉移至銅鼓縣城修建堤防工程。1976年10月“四人幫”被打倒,形勢開始好轉,我們又奉命回到塔下電站安裝1號水輪發電機組,架設高壓輸電線路。

同年11月,塔下電站1號機組開始運行送電,因資金不足,還有3臺機組未能安裝。那時候剛剛開始具備用電條件的單位為數不多,所以產電收入很有限,連發放工資都比較困難,從建站堅持下來的幾十號人生活又陷入困境。怎么辦?通過大家討論,在站領導劉維臣、黃法生等同志的帶領下,學習和弘揚抗戰時期的“南泥灣”精神,自力更生,發奮圖強,不等不靠,開墾荒山搞種養。由于領導得力,群眾積極,養殖生產連年豐收。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終于走出了困境,得到了縣委領導的贊賞和肯定。

 

 

不畏艱險的“猛牛隊”

塔下電站公路雖然進行過初步改造,但因資金有限,所以通往電站的橋梁未能修通。1975年10月10日,從外地購買回來的一臺水輪發電機組,無法運至電站。為此,站領導當晚召開專門會議進行討論,發動全體人員獻計獻策,最后經研究決定,挑選一批精兵強將,組成一個20多人的水上搬運隊,利用一艘渡船進行運輸。但由于機器噸位大大超過了渡船的載重能力,在當年參加過解放戰爭的劉維臣站長的親自指揮下,他們兵分兩路,小部分人員在船上控制機組,另一部分人員不顧個人安危下到齊胸的水里,用幾根竹竿托著渡船底部緩緩撐向對岸,最終使渡船順利靠岸,完成了發電機組渡河搬運任務。當時場景十分驚險,在場的村民紛紛豎起大拇指說:“你們這伙人,簡直就是一群野蠻的猛牛,這么笨重的龐然大物能用渡船搬運,真是不可想象哦!”站在一旁的劉站長接著說:“革命戰爭時期,人民軍隊有猛虎團,和平建設年代,我們電站出了個猛牛隊。”逗得在場人員哈哈大笑。發電機組經過水路上岸后,同志們想出個土辦法,采用十幾副板車輪,用角鋼連接在一起,將發電機組放于上面,憑著同志們幾十雙手的力氣,一步一步向前移動,終于將機組運到了電站廠房。

1976年,形勢進一步好轉,國家撥給塔下電站購買機電設備的資金到位,4臺水輪發電機組于同年9月安裝完工,10月1日正式投產運行,從此我縣第一座水電站宣告建成。塔下電站的建成,為今后大塅電站重新上馬提供了電源保障,解決了部分公社工農業生產和生活用電。接著部分人員服從工作需要,馬不停蹄趕往其它電站工地,擔負施工任務,先后建起了槽口、下源、洞坊、人渡等7座電站。

1984年12月7日,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胡耀邦同志親臨銅鼓視察。他在對當地干部群眾談話時說:“一面銅鼓三個樁,要把銅鼓擂得更響。”1987年,中共銅鼓縣委在陳達恒書記的提議下,作出一個重大決策:大塅電站重新上馬。這次重新上馬,專門從葛洲壩請來水電工程專業隊伍建設,他們的機械化程度高,技術力量強,建設工期短,工程投資大。工程一開始,從水電局和水電公司抽派部分人員駐守電站工地負責后勤和協助工程管理等方面的工作,縣人民政府副縣長熊偉生同志擔任指揮部工程總指揮。縣委書記陳達恒同志,也為電站建設傾注了大量的心血,經常_奔波于大塅電站的各個工地,深入每個施工現場仔細查看和詢問,認真聽取指揮部和工程技術人員的有關工作匯報,還時常過問全體建設人員的生活情況,多次與上級相關部門聯系,請求追加投資。在他的努力下,資金問題得到了有效解決。全縣人民及各界人士也從財力、物力上給予大力支援。在縣委的正確領導下,全縣上下齊心協力,全力以赴,僅用三年時間大塅電站就建成投產。這些電站的建成,為銅鼓經濟全面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產生了很好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全縣私營小水電像雨后春筍般蓬勃興起。這些小水電的總裝機容量達22700kw,已成為我縣個體經濟中的閃亮明珠。

最先建成的塔下水電站,地處我銅鼓縣東河下游,水利資源較為豐富。1988年擔任水電公司經理的李紹成同志剛上任不久,就提出一個構想,為充分利用這里的水利資源,將該電站進行技術改造,在原有基礎上擴大廠房增加1臺水輪發電機組,資金投入由本公司承擔。這一計劃提交公司職代會進行討論,獲得全會通過后,呈報上級主管部門經技術論證,獲得審核批準。經過技改后的塔下電站,發電效益明顯提高,同時為支援正在修建中的大塅電站工程確保施工用電發揮了重要作用。

當我們深情回顧銅鼓革命老區這段令人難忘的水電建設歷史,不禁深深懷念為老區水電建設事業獻出寶貴生命的同志。今后,我們將繼續傳承和弘揚艱苦奮斗的優良傳統,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下,不忘初心,努力奮斗,為銅鼓的水電事業再鑄輝煌!

分享到:
特码开奖结果 安徽时时平台注册 湖南快乐十分彩计划app 冠通手游乐翻二人麻将 时时彩安卓计划软件 百人二八杠麻将游戏下载 分分彩万年不爆方案 足球比分直播 云南时时开奖纪录 三d走势图(带连线的专业版) 网络pk10是不是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