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码开奖结果|2019特码统计器
掃描關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當前位置: 首頁 >> 水文化 >> 水之悟
饒北河
發布時間:2018-08-14 09:18:23來源:江西水文化雜志編輯部作者:傅菲

一群花喜鵲從河岸飛向槐柳樹。花喜鵲有七只,一只接一只飛,嘻啾啾嘻啾啾,邊飛邊叫。黑色的翅膀斜斜地掠過白茅草,斜斜地向上飛,落在枝椏上。槐柳葉落下來,葉片翻飛,被風壓著,嗦嗦嗦作響,飄在草叢里。飄得更遠一些的葉片,搖搖擺擺漂在水面上,一會兒不見了。灰黑色的鵝卵石,突兀在水面,像一只只立腳覓食的水鳥。風呼啦啦從靈山往下刮,云如一團洇開的墨水,漫溢在弧形穹頂。雪在晚邊時分,篩了下來。

花喜鵲入窠,雪粒沙沙沙,在樹葉打滾,在菜葉打滾,滾到水里不見了。地面發白,瓦屋頂也發白。饒北河有了烏黑黑的亮光。亮光魚鱗一樣,一層層一圈圈地擴散,油亮。往返兩岸的人已回到了屋子里,艄公用一根粗麻繩把敞篷船系在第九棵洋槐樹下。雪潽了起來,月光的泡沫一樣,在河面沸騰。屋里的火爐,有綢布般的火焰,往上飄蕩。

提一個松燈,戴一頂兔耳棉帽,穿一件蓑衣,打漁的人這時上了漁船。漁船是篷船,有一個竹篾編織的弧形棚頂,人站在船頭搖櫓。他邊搖邊唱:“里塘水清外塘蓮,蓮葉青青水上眠。一朵蓮花開眼前,心中喜歡欲采蓮。采蓮要采并蹄蓮,打漁要打河里魚——”打漁的人六十多歲,寬闊的額頭映著雪光。松燈掛在舷柱,松火呼呼地叫。唱完了,他渳一口酒,繼續唱:“新春晴一日,種田不要力。正月三日白,晴到割大麥。六月蓋得棉,高山種得田。熱梅冷至夏,種田爛容易。田怕秋來旱,人怕老來苦。”雪一撮一撮落在蓑衣上,白白的。河水在船底嘩嘩嘩,吐出白水花。

我熟悉這個撐篷船的人。他吃很辣的菜,喝很烈的酒。他喝一口酒,搖一下撥浪鼓一樣的腦袋。船上有濃烈的谷酒,一件棉大衣,一條被褥,一個圓桶。無數個夜晚,我來到他的船上。他用寬厚的手,摸著我的頭。他穿對襟衣褂,白色的。他喜歡打赤腳,腳板厚實。他略有扁塌的鼻子,酣睡時發出冗長的鼻音。他喜歡抱著我睡覺,把溫熱的酒氣哈在我臉上。夜晚冷寂,河水一樣漫長。他就是我的祖父。他喜歡在嚴寒時節,去河里捕魚。即使是夜晚,他也頭戴斗笠,手握漁叉,站在船頭。

祖父喜歡打漁。他不用網,他用竹篾片。在饒北河淺灣,壘一個砂石壩,中間通一個平坦的出水口,出水口鋪一張竹篾編織的四方形敞席。敞席粗糙,水往下滲,滲到席口,水便沒了。魚隨水入了敞席,擱淺了,蹦跶,卷曲著身子翻來翻去跳。擱淺的魚,都有巴掌大。祖父撐船,用竹篙啪啪啪擊打水面,魚受到驚嚇,四散而逃,落入敞席。他有一手趕魚的好功夫。河灣從老油榨的拐角,以半弧形,慢慢斜過來,河面逐漸寬闊。一道河灣,可以設四個梯級敞席,一個敞席一個晚上可以捉三兩斤魚。

冬魚肥美鮮嫩,格外好吃。魚吃不完,便曬魚干。屋檐下,一個長竹竿吊在檐廊上,魚嘴穿一根棕櫚葉綁在竹竿上,曬了三五天,魚身變得枯白收縮,收進甕里,用油、鹽、生姜、辣椒、水酒糟、蔥蔸等腌制。來年春天,我們吃臘魚了,從甕里抽一條出來,切塊,蒸飯時,放在飯甑里蒸。

冬天的魚都躲在深潭里。深潭水熱。清早,深潭冒白蒸汽,一圈圈繞在低矮的黃茅草叢,繞在稀疏的灌木叢里。河灣,仿佛一只手的懷抱,緊緊地箍著素練的田疇。田疇被阡陌分割出網狀,一塊塊的稻田成了網孔。入冬,有的稻田墾出了條塊狀,鋪上了稻草衣,疏松的地洞撒下了麥種;有的稻田長出了青澀的紫云英,小圓葉綴在絨毛草之間;有的稻田卻有衰敗,毛豆桿無人收撿,枯敗發黑斷枝,豆莢爆裂;有的稻田積滿了水,稻茬抽出了短短的綠苗。天越嚴寒,深潭熱汽越熾,蒸騰。田疇蒙上了白霜。白茫茫的早晨,太陽暈黃,像一塊霜白的柿子餅。人走在田疇間,逐漸虛下去,虛化為一個稻草人。

春天卻是另一番景象。芽從茅蓀的枯莖上綠出來,卷筒形的,單片。矮堤上的茅蓀還在冷風中飄搖,哀哀黃,芽葉已經秀上了短衫。青苔石頭上也泛青,淡淡的。野桃花爆出了初蕾。荊條花凋謝,葉子一片一片地躍上枝頭。岸邊的蘆葦也完全茂盛起來。天空渾圓,有沉甸甸的下墜感。寬闊的水面有風的紋理,波動的,刻出天空的圖案。白鷺在淺水灘覓食。它長長的腳,支撐一團積雪。白鷺在開春時就來了。同它一起來的還有驚雷,拖著火焰長長的尾巴,翻著跟斗,從山尖滾落到我家的屋檐。暮色的屋檐,雨水披掛,像一道簾子。嘎,嘎,嘎,白鷺在呼朋喚友。從這塊田飛到另一塊田,從樟樹飛到洋槐,它寬大的翅膀從我們的頭上掠過,仿佛天空有輕微的晃動。田溝里,地壟上,四處跳著青蛙。南瓜蔓一夜長出細長的須,卷曲在瓜架上。水坑里,泥鰍和蝌蚪成群結隊地游,小鯽魚啪啪啪地拍打水面,濺起水花。枯草翻個身子轉青。空氣是潮濕的,草地上到處都是地皮菇,薄薄的,青柚色。野桃花經不起一夜風吹雨打。雨先是一絲一絲的,沒有響聲,也沒有雨勢,恍恍惚惚地飄游而來,地上的粉塵像糖芝麻一樣粘合,瓦開始發亮,映出天空的光色。天暗合下來,陰霾的云層里撕開一條縫,嘩啦啦地掉下身子扭動的藍色火苗,隆隆隆,啪,重金屬碰擊的聲音像火炮炸響。嘩嘩嘩,雨點顆粒般砸下來。雨勢從山坳轉個身,來到村里,斜斜的,透亮的,啪啪作響,水浪一樣壓來。瓦壟上,水珠跳來跳去,叮叮當當,水流噴射,形成水柱。墻頭的狗尾巴草,耷拉著腦袋。水田白怏怏的一片。河汊,水溝,石板路,淌黃黃的泥漿水。白鷺縮在樟樹的樹杈上,用長喙梳洗羽毛。鯉魚在河里翻騰跳躍。喧嘩的春天,它要把大地重新妝扮一番。

魚成群地游來,逐著水浪。水浪不高,但密集,相互追逐,浪頭疊著浪頭,拍碎,水花裂出白玉蘭的形態。魚從信江游上來,跳過兩道水壩,游入了水灣。水灣有發青的水草,碎葉蓮撐開了小圓傘,藎草浮在淤泥里,綠汪汪。鯽魚在草叢里,窸窸窣窣在吃落水的昆蟲,嘴巴不停地翕動。鯽魚肥得滾圓,金釉色的魚鱗在水中閃光。春汛來臨,鯽魚在岸邊草叢孵卵。黃黃的魚卵被一層白翳包裹著,粘附在草叢里,蕩來蕩去。鯽魚圍著魚卵穿梭。鯉魚鱖魚鱸魚尾隨而來,它們不是來孵卵的,而是吃鯽魚的魚卵。尤其是鯉魚,嘴巴張得像個漏斗,可以把一團魚卵吸進嘴巴。

我們聽見了魚和魚的爭食聲。魚鰭和魚尾,在激烈地扇動,啪啪啪,水草抖動,水花激濺。扔一個石頭,落在魚群里,嘩啦一聲,魚四散而逃,水花揚得比水草還高,落下來,魚不見了。要不了一會兒,水草又開始抖動。祖父這個時節并不打漁,而是釣魚。端一條矮板凳,戴一頂斗笠,天麻麻亮,來到了灣口。春釣灣,夏釣灘,祖父看看水勢,守在回水處,拋一桿下去。魚線是麻線,魚竿是竹竿,魚鉤是大頭針,魚餌是菜蟲。魚餌落在草叢下,菜蟲在水面胖嘟嘟地游泳,魚仰起頭,一把叼進,拖著跑。

魚簍是竹子編,靠在祖父的腳踝邊。我負責撿魚,把魚從鉤里脫下來,放進簍里。簍子的一半,浸在水里,魚在簍子里,啪啪啪,驚慌地跳起來,跳了三五下,安靜了下來。魚把魚簍當作了牢靠的天堂。河灘早一個月綠了,厚厚的牛筋草有軟綿綿的幼芽。朝霞還沒緋紅,古城山蒙了一層虛白,有一匹白馬來到河灘吃草料。這是村里的唯一一匹馬。是誰養的馬呢?我不記得了。但記得那匹馬有健碩的四肢,渾身雪白。走路的時候,馬蹄的掌釘擊叩在石板路上,噠噠作響,鏗鏘有力,富有節奏。馬用于馱貨。河從山谷轉向盆地,山谷深處,有油茶籽核桃柿子等山貨,運到村里來。馬脊背夾了兩個大扁簍,馱貨。沿著饒北河的彎彎石道,馬鈴鐺桑啷啷搖響。在午飯前,或在夕陽西下時,馬鈴鐺由遠而近,慢慢悠悠地入了村巷。聽到鈴鐺,我便跑到巷口,看馬。它鼓起的腰脊,渾圓的胛骨和一雙燈籠一樣的眼睛,常常讓我發傻。一匹適合奔跑的馬,怎么甘于四季馱運貨物呢?蒼蠅在它頭部,飛來飛去,怎么也趕不走。裹在它身上的泥漿,皸裂脫落,體毛泥黃。而只有早晨,在河里游泳之后,干爽的身子,黝黝發亮,飽滿的身子裹著月光一般,在草地上悠閑地吃草。它成了一匹有靈魂的馬,高貴自信純潔美雅。饒北河在起伏,水面油亮,浸染大地的春色。

鯽魚孵卵一個月,再也不會回到岸邊。它躲在深潭里,躲在水洼里,躲在岸堤柳樹的根須里。這時,漫長的雨季已經來臨。天空是烏黑黑的,雨也是烏黑黑的,沿著山梁,順著風勢,播撒下來。錦雉抖落一身雨水,躲在蘆葦里,咕咕咕咕歡叫。相思鳥在荒墓雜草里,用一張凋落的梧桐葉當雨傘。雨順樹身流在地面上,在草根冒泡,在低洼處積聚。瓦檐噗噗噗飛濺水珠,水線白弧形,像一把長彎刀。

桃花汛后,鄱陽湖的魚群經信江,游到了饒北河。魚有時烏黑黑一片。白鷺覓食小魚小蝦,把嘴伸進水里,嘟嘟嘟,頭抬起來,甩動脖子,脖子變粗,鼓起來,翅膀輕輕拍幾下。它是那樣的滿足,三五成群,不時地交頭接耳,偶爾仰天嘎的一聲,飛到另一片淺灘去了。它是那樣的優雅,像個鄉村牧師。光潔溜滑的脊背,被風揚起的劉海,因急促的呼吸而波動的胸脯。魚群攪動的饒北河。它是如此的性感。西瓜藤匍匐在沙地上,正開出粉黃的花。傍晚時分,淡淡的霧氣從河邊漫過來,潮濕,模糊,野鴨呱呱呱的叫聲也漫過來。田野和瓜地里的青草氣味,被風送來,馥郁,恬美,惺忪。我能聽到大地翻身的聲音,唏唏嗦嗦、蟲咕咕咕地鳴。而饒北河的睡姿是那樣的優美,裸露的肌膚有月光的皎潔。饒北河輕微的鼾聲不但沒有把夤夜的村莊吵醒,反而使它睡得更沉。月光大朵大朵地落下來,和霧氣交織在一起,彌眼而去,白茫茫的一片。

假如在暗夜,有一個人撐著烏篷船,拐過弧形的彎道,在埠頭的柳樹下作長夜的停留,那么,我相信他和我有同樣的愿望——都想成為河流寂寞的聆聽者。緩緩的,寂寥的,一絲絲沁入心房的水聲,會在一個人心中長久地回響。暗夜仿佛是水聲的儲藏器。田野里的野花與水聲呼應,仿佛它們并不孤單,它們會在某一瞬間,相互擁抱在一起,交流彼此的氣息。星辰高遠,稀落的光芒使蒼穹像一個突兀的懸崖。我們的頭頂之上,是什么,我們的大地之下,又是什么。夜風從我們的肩膀滑落,一只水鳥啾啾地飛離枝頭,那么快,只有水面留下它翅膀的痕跡。洋槐上,白鷺作了最后一次逗留,扇子一樣的翅膀鼓了起來,撲棱棱,二三十只,掠過寬闊的河面,在盆地作最后一次巡游,啊啊啊啊啊,叫得傷感而動人,翻過山頂,飛向了北方。河水漫過了柳岸,渾渾噩噩,濁浪滔滔。

柳樹在水中彎曲。芭茅和矮灌木,露出稀稀的桿葉。浮木從上游,一直打滾下來。斷了翅膀的魚鷹,在水里沉浮,再也飛不起來,掙扎著,劃動翅膀,要不了幾分鐘,疲倦了,趴在水面,隨水漂流,擱在下游水壩的圍欄里,被鯰魚拖進了涵洞,大快朵頤。放木排的人來了。

山里人,砍了原木,到了雨季,用藤條把七根原木扎在一起,在頭、尾和中間,扎三箍,成木筏。我們叫木排。河水上漲了,把木排拉進河里,撐到下游的渡口。撐木排,非常危險,木排側翻,把人倒扣在水下,連掙扎的機會也不會有,溺水而死,人甚至失蹤,葬身魚腹。放木排的人,不但要有水性和力氣,更要有膽氣和靈氣,還要對饒北河熟悉,哪兒有彎道,哪兒有深潭,哪兒有水壩,哪兒有礁石,哪兒有坑道,像熟悉自己的身體一樣,熟悉河道。我祖父是個放木排的老師傅。清早吃了炒飯,他走十八里山路,到了高南峰。他穿短襟褂棕麻鞋,戴一頂竹葉斗笠,背一個葫蘆和一個蒲袋出門。葫蘆里是谷燒酒,蒲袋里是油鹽炒過的飯團。從高南峰,放木排到渡口,有十八個大灣口,有七十二個小灣口,有四道水壩十二個深潭,還有二十四個三家屋大的礁石。

放木排,要經過村子前的河埠頭。我便站在埠頭等祖父經過。放木排的人有二十多人,一人撐一排。從柳樹林里,隱約可見木排閃過,接著我聽見了嘹亮的歌聲:“日落西山月登頭,口唱船歌心內愁。大戶人家正敬神,送我香子早回程。日落西山月登樓,家家戶戶上燈油。老龍來到大門前,艄公來撐打漁船。”木排在河面顛簸,搖晃,水在木排下翻滾。放木排的人,站在排頭上,撐著竹篙,敞開胸膛,威風凜凜。

一天放一趟木排,一趟有三十多里水路。祖父要連著放一個多月,直至雨季結束。在十幾歲的時候,別人問我,長大了想干什么。我毫不遲疑地回答:“放木排。”我想象不出,還有比放木排更讓我癡迷的事了。水中浪,浪中走,走中歌,歌中飛,顛沛流離卻豪情萬丈。我祖父說,放木排好啊,可放木排之前,你要把饒北河走一遍,走了,才知道饒北河有多長,水有多深。

事實上,我從沒放過木排。等我到了放木排的年齡,已無木排可放,原木禁止砍伐了。我二十六歲時,我祖父去世。他因腳疾,在床上躺了半年多。一天早晨,他突然對我大哥說,旭炎,你去準備一車柴火,上午就去買,不要讓我凍了身子,我今天要洗了身子上路了。我大哥聽了,有些莫名其妙,身體康健的老人怎么說了這樣的話。大哥開了貨車,買了柴火回家,還沒吃中午飯,我祖父落了最后一口氣。他曾多么強健,像一頭水牛,耕田拉犁,拉車運貨。

一直不曾忘記的是,我要熟悉饒北河。2006年開始,我研究饒北河流域的生活變遷和鄉村倫理,無數次實地考察這條河流。發源于上饒縣北部山區望仙鄉的饒北河,北高南低,經過華壇山、鄭坊、臨湖、煌固、石獅等鄉鎮,在靈溪鎮匯入信江。河流處于上饒以北,故稱饒北河,又處于靈山腳下,遂名靈溪。靈溪與豐溪匯合,始稱信江。饒北河全程長七十余公里,沿靈山北部峽谷蜿蜒,起伏如游動的巨蟒,是上饒最重要的河流之一。饒北河為什么曲折,如盲腸盤結于大地呢?九曲延綿,如眾馬回旋。有一次,我站在靈山之巔,俯視縱深跌宕的饒北大地,看見饒北河在鄭坊盆地和煌固盆地,盡情地迂回,在田疇間,綢帶一樣飄蕩。宛如大地的五線譜。或許,每一條河流,都是這樣的:盡可能的,母親哺育嬰孩一般,河流敞開懷抱哺育大地。河流既是父性的,也是母性的,讓人血脈噴張,也讓人纏綿繾綣。我常想,繁衍人的,不是別的,而是河流。把人與大地黏連在一起的,不是別的,而是河流。讓人回望的,不是炊煙和屋頂上的月亮,而是河流——我們溯游而上,來到自己的出生地,在草青草黃之間,我們白發蒼蒼,暮靄沉沉。河流不但丈量大地的長度,也刻錄我們生命的長度。

我沒有辦法不去夢見饒北河。

 

作者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在《人民文學》《鐘山》等刊物發表作品。有《故物永生》等12部作品面世。

分享到:
特码开奖结果 单机斗地主老版本免费 平刷王时时彩计划软件 时时彩app官网下载 火龙果计划app手机下载 天天彩票app下载 北京pk赛车怎么玩能赢 彩39彩票 冰球突破11个红人多少倍 百汇电玩城龙虎下载 布鲁日